192、小美

长洱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????“我不认识他。”

????“不认识他他怎么盯着你欺负, 一个巴掌拍不响,老陆同志。”

????未免太像在探听,林朝夕用逗趣的语气来问, 并观察陆志浩反应。

????和往常不同, 陆志浩没光明正大怼回她而是别开视线,径自往教室里走:“反正你别管了,跟你没关系。”他梗着脖子说。

????——

????人不能立flag,不管怎样,话也都不能说得太满。

????接到陆志浩求助电话时,林朝夕前脚刚踏进家门。

????“你……能不能来下庙堂巷。”陆志浩用很低的声音说道。

????“怎么了?”林朝夕握紧手机。

????电话那头,陆志浩吸了吸鼻子:“给我带条毛巾, 大一点的。”

????他声音颤抖,像是很冷,林朝夕赶紧跑进家门, 从卧室橱里搜刮了一条夏天用的盖毯, 边拿东西边问:“怎么回事啊, 庙堂巷哪里,东口西口?”

????“西面,有个小公园。”陆志浩顿了顿, 说,“我在树丛里。”

????林朝夕心中一紧, 冲出卧室,大喊:“爸爸!爸爸!”

????家里无人回应,老林不知道又去哪里。

????陆志浩很紧张:“你别喊师父。”

????林朝夕在家里找了两圈, 没看到人:“我不喊、我不喊,我来了,你等我三分钟。”

????专诸巷离庙堂巷很近,这大概是陆志浩向她求助的原因。

????林朝夕沿着巷子狂奔,一路上脑海中闪过无数种可能。

????陆志浩可能不小心掉进水里、或者被不小心倒下的水淋湿,不然他不会要大浴巾,再不济是被人故意泼脏水……

????可当她看到陆志浩时,她还是忍不住叫出声。

????陆志浩躲在树丛中里,从头顶到脸到脖颈、手臂都通红一片,空气中是刺鼻的油漆味,鲜艳刺眼,像血一样

????他被人从头往下,泼了红油漆。

????陆志浩紧闭着眼睛,额发上还有油漆滴落,听到她来的声音,男生有些恐惧地将脸转过来。

????“我来了。”林朝夕努力保持语气镇定,她走过去,蹲在陆志浩身边,用毛巾简单擦了擦他的头发和脸。

????陆志浩的脸完全皱在一起,身体轻轻颤抖。

????“别睁眼,我们去医院。”林朝夕低声道。

????一路上,林朝夕给陆志浩当眼睛,摸了几遍手机,在报警和叫陆志浩家长中犹豫。

????陆志浩一再强调,让他不要给他爸妈打电话,那么报警势必也会引来陆志浩父母。林朝夕拿不定主意,给老林发了几条短信都无人回应。没办法,她握着手机,最终敲了几个字,把信息发给裴之。

????——

????医院,急诊科。

????大厅里人来人往,陆志浩虽然披着毯子,但满脸红油漆还是格外引人注目。

????林朝夕努力保持自然,不把周围那些好奇或怜悯目光的影响,带给陆志浩。

????“你在这里等我。”她让陆志浩坐在等候长椅上,自己去挂号。

????正值周末就诊高峰,挂号缴费窗口前人声鼎沸、队伍漫长。林朝夕焦虑地站在队尾,一边想究竟要挂什么科室,一边又时不时回头去看陆志浩。

????忽然,她的手机铃响起,低头,是裴之来的电话。

????“到队伍前面来。”

????接起电话,只有这么一句。

????林朝夕抬头,队伍最最前方,裴之身影醒目。

????男生冲他点头示意,林朝夕跑过去,竟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。

????“怎么回事,谁干的?”

????还有三位就轮到他们,林朝夕不知道裴之是怎么能把时间算得那么精确,而且为什么他来得这么快

????“我也不清楚,我刚到家就接到电话。”林朝夕皱眉,“肯定是惹了什么人。”

????“报警了么?”

????“他不让我告诉他爸妈。”林朝夕抿了抿唇,“报警肯定会找来家长……”

????“你来排队挂号。”裴之说完,离开队伍,向陆志浩走去。

????林朝夕急急忙忙挂了一圈号,什么急诊、眼科、皮肤科……

????她拎着一圈单据跑长椅,只见裴之冷着一张脸,用她从未听过的语气,在对陆志浩说:“你还没到能独立处理问题的年龄,接下来的就诊,你的父母必须在场。”

????陆志浩紧闭着眼,不敢反驳。

????“而我现在必须报警,但在我打电话之前,想问你,为什么想向父母隐瞒这件事?”

????“我、我……”陆志浩有点口齿不清,“我不想他们担心。”

????“不对,你在骗我。”裴之用平静但极有威慑力的语气说,“如果你做了某些‘错事’和人结怨,坦白告诉我,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。但如果你不把我和林朝夕当朋友……”

????“我没有!”陆志浩大声喊道,几乎在像要哭出来,“我把你们当朋友。”

????“那就说实话。”裴家长很严肃地道。

????看裴家长对陆志浩的态度,林朝夕觉得裴哥对她已经非常温柔了。

????在等候就诊的时间,陆志浩磕磕绊绊,讲起他和张耀的过节。

????纠葛源于一个女生,并不复杂。

????陆志浩因为数学成绩优异,被母亲介绍给朋友的女儿做家教。一来二去,他和自己辅导数学的那个女孩谈恋爱了。

????女孩很甜美可爱,追求者甚多,张耀就是其中之一。张耀为人霸道,和女孩家也是世交,总觉得女孩是他的所有物,意外得知陆志浩抢了自己“女朋友”后,处处找机会针对他。

????“所以你和张耀是情敌,上课他欺负你,我问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”林朝夕问。

????“我答应小美一定要保密,不能告诉任何人,我们、我们……”

????“不是,小美是谁?”

????陆志浩的小女朋友总不见得是沈美吧,这姻缘也起得太早了?

????“我的……女朋友。”

????陆志浩支支吾吾,林朝夕打赌,他被红油漆覆盖的脸,一定涨得通红。

????“你、继、续。”林朝夕说。

????“小美爸妈管得很严,不能被他们知道。”陆志浩顿了顿,“而且,我们是那么认识的,我还是她的老师……”

????“暴露了张耀也就暴露了你和‘小美’的关系,所以你要隐瞒张耀的身份。”裴之脸上根本没有任何情绪,“也就是说,你能确定,在你身上泼油漆的人就是张耀。”

????“我没看到那个人是谁,但那个人警告我不要再见小美。”陆志浩说。

????“打电话给你的父母。”裴之顿了顿,又看着她,“报警。”

????“不能报警,张耀被抓了,小美和我……”

????“你可以选择是否向警方透露向你泼油漆的人的真实身份。”裴之说。

????陆志浩一脸不情愿,但林朝夕大概理解裴之的用意。选择权交在陆志浩手上,但是要报警让警察来查一查,好歹能起到震慑张耀的作用。

????警察、陆志浩父母随后到来。

????陆志浩的妈妈是他们小学班主任老师,一看儿子浑身红油漆,顿时眼眶红了。

????询问下,陆志浩果然还是没有说出“张耀”的名字。

????有家长陪同,林朝夕安慰了一会儿老师,和裴之一起退了出去。

????——

????走过市立医院忙碌的大厅,往后的住院区就安静许多。

????裴之一直往前走,林朝夕跟在后面。

????这是她第二次跟裴之走在医院里,上次是她受伤,这次又是陆志浩。裴之处理事情每次都很像一个真正的家长,有不符合年龄的沉着和冷静。

????既顾及他们的意愿,也在最大程度上保护着他们。

????走过连接两幢建筑廊桥时,裴之停了下来,掏出零钱,买了两罐饮料。

????自己喝的是罐装雀巢咖啡,递给她的还是橙味汽水。

????他靠在廊桥上打开的窗口,单手打开咖啡。

????林朝夕总觉得自己拿到的汽水有问题,她拨了拉环半天没打开。裴之又沉默,她不由得紧张,就在这时,裴之的手伸了过来。

????林朝夕赶紧把汽水递过去,“刺啦”一声,易拉罐又递了回来。

????捧着冰凉的罐子喝了一口,林朝夕想起裴之早早到来排队,于是问:“你今天在医院吗?

????“对,我妈的情况不太好,入院观察。”

????因为这样,所以不能来集训班了?

????林朝夕没有把这个问题问出口,她只是说:“嗯,那你好好照顾阿姨。”

????“张耀现在和你们一个班?”裴之却问。

????“是。”

????“他在班上怎么欺负陆志浩?”

????“就是说要和老陆同桌,搞的gay里gay气的,还找了他的小团伙一起说,老陆脸皮又薄……”林朝夕突然意识到裴之的想法,赶紧地道,“但是看起来张耀在人前也不敢怎么样,就敢人后放箭,就算陆志浩不说,说不定警察叔叔能查出来是他……”

????所以你不用太担心。

????“下周我和你们一起去上课。”裴之却说。

????“你还有妈妈要照顾,不来没事,我会照顾好老陆。”

????裴之看着窗外,秋风吹起他的额发:“林朝夕,老师没有找你们来劝我去上课吗?”

????林朝夕怔愣:“找……找了。”

????“那你为什么不劝我,现在还要阻止我去上课?”

????大概刚才经历了陆志浩的事情,她本来就被吓到,又见裴之在医院,被他问了两句,林朝夕情绪纷乱。

????在内心深处,她希望裴之去帮助老林,但这是私下的事情,除了她和老林之外谁也不知道。

????可如果裴之光明正大来上奥数集训课,很容易被她病重切严重焦虑的母亲发现,她根本无法想象在那之后裴之会面临什么。

????是的也就在刚才,她忽然想到,未来的裴之曾在电话向他讲述和母亲的矛盾的过程,但叙述非常简练。

????他省略了太多中间过程。

????而裴之会自罪到自残来减轻心理压力,其中必定发生了什么。

????如果裴之就是为了保护陆志浩去集训班上课,最后被母亲发现了呢?

????如果就是因为这件事呢,造成了不可收场的巨大矛盾呢?

????林朝夕越想越乱,不停思考该如何劝裴之放弃打算,甚至很后悔刚才提到张耀和他们一个班的事情……

????“不用担心。”裴之的声音适合响起。

????“我怎么可能不担心啊,你妈妈那么!”

????“那么反对我学数学,我什么数学班都退了,很明显她现在的愿望就是希望我这辈子不碰数学,如果我现在去奥数班被她发现,我就死定了?”

????林朝夕猛地抬头,不知道裴之为什么能那么坦然地把所有话都说出来。

????“你很聪明,都猜中了。”男生在窗台上放下咖啡罐,缓缓张开手臂,对她说:“别哭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