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5、放弃

长洱 Ctrl+D 收藏本站

关灯 直达底部

????天气阴冷,但雪还没下。

????也就从医院再回网吧的一路, 气温仿佛又降了10度。

????林朝夕在网吧边的药店买了退烧药, 特地要了吃完不会昏睡的种类。

????药店的药剂师大概看她年纪小, 拉着她多问了几句, 尤其嘱咐她如果病情严重, 要及时就医, 长期咳嗽很可能被拖成肺炎。

????反正flag立多了也没什么可怕,林朝夕吸吸鼻子, 掀开网吧厚重棉帘, 室内湿热空气扑面而来。

????她走回自己座位, 拿起杯子, 去饮水机接了杯水,按着裴哥的嘱咐,先把退烧药吃了。

????虽然情绪上很无助,离开时裴之的目光仍深深浮现在她眼前, 但她觉得自己还有力气把这些无助和绝望再压紧。

????不去想裴之最后的表情, 不去算时间究竟有多紧迫,林朝夕再次开机,观察上午的数据。

????她首先要做的是把这些文档按她所要的数据类别分开。想到这里, 她打开桌上的本子, 上面有她早就整理过的流程,该如何分类整理数据也有。

????林朝夕让自己心静下来,大头和重点是新的城市交通车流量。她把涉及到这部分的数据先归类入一个新建文件夹,又下了一个文件名整理程序, 重新命名排列。

????她曾在大脑中计算过这些步骤所需时间,当时她强行告诉自己一切安排妥当,但实际操作起来,过程往往又繁杂得令人焦虑。

????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她终于整理完第一遍文档,把一些excel文档转换为csv格式。就是这样简单的操作,她在完成时,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多。

????窗外暴雪压城,阴云浓郁如墨。

????林朝夕顿时一凛,或许是退烧药作用,她又看了眼电脑右下角。

????17:11,她已经比预计多花了三倍时间,因此非常确定,按照现有进度,她不可能完成程序改写。

????电脑桌面上是她整理完城市交通车流量数据的文档,屏幕亮得刺眼。而另一边,未整理的文件夹滚动条扔细得像条单薄直线。

????执行计划就是这样,当进度迟缓并难于登天时,再坚定的信念都会被打磨得脆弱不堪。

????高烧令她浑身酸痛、头疼欲裂,她像被包裹在一个灼热的气泡内,眼前总是浮现出很多扭曲又离奇剧情。或者说,她好像处于一个暗淡的空间碎片里。

????她能看到自己坐在破旧的网吧一隅,正对着窗上贴着的巨大的橙红色“网”字,因内外温差,窗被蒙了层白雾。

????她也能看到自己正在拖动鼠标的手,屏幕上软件交替,白色的底,大量纤细的黑色数据。

????她操作导入向导,定义一些附加选项,选择目标表,把东西导入mysql数据库。

????她发现自己动作很慢,起码比平时慢很多。有时因为脑子反应不过来而突然迟滞,只能去翻看一下笔记本,随手写一两个标注。

????窗外的天越来越暗,路灯渐次亮起。

????一小部分数据导入完成,她着手调整程序,但紧接着——

????unboundlocalerror: local variable \'road\' referenced before assignment

????indexerror: list index outrange

????……

????不断出现的错误提示让她头皮发麻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磋磨她大脑中被高烧折磨得生疼的神经。但还清醒的那部分意识告诉她,冷静点,你在修改程序,出现报错再正常不过。

????但错误还是不断不断出现,让她疲于奔命似地查找修改,仿佛回到刚开始学习这件东西时最无助的时光。屏幕下方的时间不断向后跳动,她甚至能听到网吧挂钟“嘀嗒”“嘀嗒”行走的声音。

????如果再多点时间就好了,林朝夕不断在想这件事。圆珠笔尖擦过薄本,她低头看着自己无意识划出的字符,浅而潦草的e=mc2。

????林朝夕笔尖停顿,注视着薄本,网吧的灯光透着迷蒙的烟雾散射而下,她忽然意识到,其实做不完也没关系。

????是的。

????“做不完也没关系”这样的念头突如其来。

????但它很可能早就深藏在她情绪深处,在那个阴暗敝塞的角落中,被她用很多情感压制住,却会在她不想面对现实时突然迸发。

????薄本上的字符却让她清醒意识到她现在所经历的一切——无论是她听到的声音还是呼吸到的空气,抑或是她昨日的奔走和现在焦虑点击鼠标的每一下动作,甚至包括刚才握住裴之的手,都只是一段存于过去的时光。

????它表现为平行世界中故事剧情的另一种发展模式,并给予她可以改变一些什么的错觉。

????但事实上,过去就是过去。她现在所做的一切,不过想弥补曾经的遗憾。

????但对她来说,遗憾明明已经发生了。

????真正的现实世界中,裴之终究是她喜爱多年却终究来不及表白的青年。他已经在机场登机,即将远赴异国求学。

????老林是那个罹患阿尔兹海默的四十五岁中年人,他已经收拾完自己所有的草稿,做好了慢慢丢失记忆的全部准备。

????而她,只是一个不甘心一切就此结局,穿越时空来替父亲“作弊”的女孩而已。

????现在,老林的论文已经基本完成了。

????她现在要做的,只是关掉网吧这台电脑,回到招待所,打开老林放在招待所电脑里的文档,开始背诵。

????然后回去。

????只要把老林的论文带回去,她就已经完成了此行的全部任务。

????是啊,只要回去就可以了,而她注定将要回去。

????放松的感觉令人沉溺,网吧的空调吹着温柔的风,林朝夕像浸泡在温水里,将目光散漫地移向窗外。

????她正对的窗子上贴着橙红的“网”字,边角卷起。楼下街道上行人来来往往,路边小吃店放在街边的炉子腾着白色热气。更远一些的地方,整座城市沉浸在冬夜宁和的灯光里。

????疲劳如潮水般涌来,她很想趴在桌上,睡一觉。

????林朝夕伏在桌上,渐渐闭上双眼。

????“你的数据库太大了。”

????像幻听一样,她耳畔出现了很清脆活泼的男孩声音。

????她强迫自己睁开点眼睛,转过头,看到身边站着个小学生模样的男孩。男孩头上戴着巨大的游戏耳机,咬着草莓味的棒棒糖,眼睛很大。

????“这是python吧,我坐你后面,打了三天游戏,看你改了三天程序。”男孩像个小话痨,很自来熟地凑过来,他用带着草莓糖香味的语气指着她的屏幕,说:“这里,计数从0开始,字符最后一位长度要减1。”

????林朝夕强撑着起来,看了眼屏幕上的报错,意识到确实是这个问题。

????“谢谢。”她说。

????“不用客气。”小男孩说,“但这不解决你的问题。”

????林朝夕看向男孩:“我的问题?”

????“lookuperror,无效数据查询的基类。”小男孩一边看屏幕一边自顾自说了起来,“数据库过载,你之前数据库比现在小很多吧。”

????刹那间,冷汗顺着她脊背滑下。

????晦暗的空间里,有人电脑突然熄灭高喊“网管”,也有人让老板送一碗老坛酸菜面到桌上。耳鸣再次发作,她觉得自己的嘴唇都有股血腥味。

????她骤然意识到,她遇上的问题几乎是计算机领域最无解的问题之一。

????男孩还在不停地说:“你这个计算量是以指数级别增加,我建议你找个正常网游的服务器跑一下程序,但也不一定会成功,鬼知道哪里又有bug,不然拜下雍正爷试试?”

????“雍正爷……”

????“专治八阿哥(bug)啊!”

????笑话很冷,但林朝夕完全笑不出来。

????小男孩目光明亮,或许因为智力水平高于同龄人,所以他说话间也不自觉用上与年龄不符的大人口吻,急切地希望与更年长的人交流。

????不知道为什么,林朝夕想起了裴之,虽然他们完全不同。

????“还有什么办法吗?”她听到自己发出这样干涩的声音。

????男孩沉思片刻,打了个响指,突然兴奋:“量子计算机!”

????突然生出的希望再次破灭,林朝夕觉得自己大概真的疯了。

????刚才那瞬间,她近乎孤注一掷地把所有希望压在这个破旧网吧偶遇的小男孩上。

????“额,我开玩笑啊,你别难过。”男孩赶忙地道,“如果解决不了硬件问题,就从数据下手,设计一个新的数学模型。”

????“设计新的数学模型。”林朝夕重复了一遍这句话。

????“如果你可以设计更好的模型,把这些数据用更合理的方式装载起来;或者把你的原始数据通过处理简化,也都行。不过计算机领域里,数学模型才是最难的,一般程序员只会写代码,会做模型的百万年薪起跳。”

????大概是她的脸色太难看,男孩小心翼翼起来:“你生气了吗,我老大说我话太多容易出门被人打,我话太多了吗?”

????“没有,很谢谢你。”林朝夕想伸手揉一揉男孩的脑袋,但却没有任何力气。

????“我叫王朝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男孩做了个很绅士的告别动作告别,最后说:“像你这样的凡人不会做模型不用自卑,毕竟连我目前都不会。”

????小男孩像大部分天才少年一样骄傲而诚恳,他说完后,就此离开。

????其实在他说起最后的结论前,林朝夕就已经知道了答案——她做不到这件事。

????短短几个呼吸间,她数次经历希望燃起到再次破灭的瞬间,已经没有先前的难过,更多是一些清晰的自我认知。

????她刚才的放松,所有“这些都已经过去”的想法,只是她不愿意面对自我无能的开解。

????电脑屏幕上面点缀着斑驳的鲜红字符,仿若从小到大试卷上老师的批改,对、错、对错。

????林朝夕闭上眼,满脑子都是红色的伤口,错综复杂的,像血管一样密布。那是刚才她在裴之手臂上看到的东西,很浅,有些已经结痂,但也有新翻开的皮肉。

????那些被压住的画面止不住冒出来——裴之收回的手腕,他说话的声音,和最后看向她的目光。这些画面不断不断剪辑、拼凑、循环出现。

????在某一瞬间而被她压抑很久的某部分情绪,好像终于通过某种她无法察觉的方式彻底解放出来。

????她突然明白裴之最后的目光。

????那是对母亲最深的不舍和依恋,他并不是被迫留在那里,也并非因为被妈妈折磨而自残,他只是没办法解决他们之间的矛盾。

????他也有办法。

????林朝夕曾经以为,只要足够努力,人总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????但其实她根本救不了老林,所有陪伴也从不曾减少裴之任何一丝痛苦。

????毕竟连老林都因为她的出生而被迫放弃数学,在真实人生中,成为天才并不是解决一切问题的答案。因为天才往往饱受命运磋磨。

????现在,她也只能被迫放弃了。

????她将光标移至程序关闭按钮上,网吧里响起少年们成片的轻声惊呼,她看向窗外,才发现天上最终于飘下今冬以来的第一片雪花。

????路灯将雪花照得透亮。

????她紧紧握住鼠标,终于还是哭了。